新来雁阔云音,鸾分鉴影,无计重见。

出自宋代卢祖皋的《宴清都·初春》
 
春讯飞琼管。风日薄、度墙啼鸟声乱。江城次第,笙歌翠合,绮罗香暖。溶溶涧渌冰泮。醉梦里、年华暗换。料黛眉重锁隋堤,芳心还动梁苑。 
新来雁阔云音,鸾分鉴影,无计重见。啼春细雨,笼愁澹月,恁时庭院。离肠未语先断。算犹有、凭高望眼。更那堪、芳草连天,飞梅弄晚。
【译文】
春天的讯息随着葭莩灰飞出琼管,早春的清风日头虽然还不暖,越过墙头的鸟啼已一片噪乱。江城转眼间,已是翠碧笼罩,笙歌喧天,人们穿上绮罗春衫,迎来花香日暖。溪涧里残冰消融,绿水涓涓,恍惚在醉梦里,岁月悄然转换。我料想隋堤的柳叶凝重地紧锁了黛眉,梁苑的林花芳心震颤。
新近我久已不闻鸿雁的叫声,分飞的鸾凤对着镜中的孤影悲唤,生离死别的情人再也不能相见。啼泣的春天洒下淋沥的细雨,愁云笼罩的夜晚,月光淡淡,我独守着此时的庭院。离别的愁肠未曾倾诉已先寸断。就算还能登高望远,更如何忍受那芳草连绵伸向天边,飞落的梅花舞弄着暮色昏暗。
 
【注释】
宴清都:周邦彦创调。
琼管:古以葭莩灰实律管,候至则灰飞管通。葭即芦,管以玉为之。
泮(pan叛):溶解,分离。
次第:转眼,顷刻,白居易《观幻》诗:“次第花生根,须臾烛遇风。”
溶溶:水盛。刘向《妨叹·逢纷》:“扬流波之潢潢兮,体溶溶而东回。”渌,清澈。泮,溶解,分离,《诗·邶风·匏有若叶》:“士如归妻,迨冰未泮。”
冰泮:指冰雪融化。
黛眉:以美人黛眉比喻柳叶,白居易《长恨歌》:“芙蓉如面柳如眉,对此如何不泪垂。”隋堤,见周邦彦《兰陵王》注,此处泛指。
隋堤:隋代开通济渠,沿渠筑堤,后称为隋堤。
梁苑:园囿名,在今河南开封市东南。汉梁孝王刘武筑。为游赏与延宾之所,当时名士如司马相如、枚乘、邹阳皆为座上客。一名梁园,又称兔园。此处泛指园林。
雁阔云音:听不到大雁的叫声。阔:稀缺。
鸾分鉴影:范泰《鸾鸟诗序》:“昔罽宾王结置峻卯之山,获一鸾鸟。王甚爱之,欲其鸣而不致也。乃饰以金樊,飨以珍羞。对之俞戚,三年不鸣。其夫人曰:‘尝闻鸟见其类而后鸣,何不悬镜以映之?’王从其意。鸾睹形悲鸣,哀响冲霄,一奋而绝。”后以此故事比喻爱人分离或失去伴侣。借指妇女失偶。
恁时:此时。
【赏析】
此词为伤春抒怀之作。上片写景。“春讯”八句从自然与人事的声、色、香、暖之种种变化,渲染江城春色之绚丽与温馨。“醉梦”、“暗换”,写春光流逝之迅速和词人恍惚不觉之心态,“料黛眉”二句写词人料想中原故土柳叶凝眉锁愁,林花震颤不安,暗寓了对中原的眷念与悲感。下片抒情。由春思人,由思生恨、辞情愈转愈深。“春啼”三句以移情手法写春之啼泣而细雨淋漓,由云之笼愁而月光暗淡,词人此刻正独立于庭院而思家伤时,一片凄凉。“离肠”二句写词人相思离愁而痛断离肠,即使登高望远以舒怀,亦不得消释内心的离恨。末句以景结情,传达出无限深长的别愁离恨,辞尽意未尽。
【作者】
卢祖皋(约1174—1224),字申之,一字次夔,号蒲江,永嘉(今属浙江)人。南宋庆元五年(1199)中进士,初任淮南西路池州教授。今诗集不传,遗著有《蒲江词稿》一卷,刊入“彊村丛书”,凡96阕。诗作大多遗失,唯《宋诗记事》、《东瓯诗集》尚存近体诗8首。